即时新闻
吉林刘立军案 | 如何被公检法五步包装一个“黑社会”,公正审理还有多少步?
时间:2020年07月06日 作者:刑辩前沿君 新闻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

       吉林刘立军案是由何兵教授、易延友教授、李肖霖律师领衔,李仲伟律师、仲兆庶律师、刘征律师、任星辉律师、刘泓言律师、赵琮律师、冯民平律师、王晓乐律师等多位知名律师参与辩护的一起涉黑案。2019年12月23日至2020年1月12日,长春中院第一次开庭审理了刘立军案。


       透过第一次庭审,刘立军如何被包装成黑社会的,才得以展现出来。


图:刘立军案部分辩护律师及律师助理.jpg

刘立军案部分辩护律师及律师助理(图片来源:号/刑辩前沿


第一步:领导干预,违规立案



       一审第一次开庭,刘立军当庭陈述了案件的始末,他表示自己是被落马公安厅副厅长刘培柱和债务人张平包装成了黑社会。


图:刘培柱,现已由白山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png

▲原吉林省公安厅副厅长刘培柱被落马,现已由白山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图片来源:网络



       吉林平安种业公司的张平曾向刘立军借款2800万元用于“过桥”。借款到期后,张平未还款。


       在得知张平根本没有将借款用于“过桥”,用于担保还款的大楼及土地使用权早被重复抵押给其它银行后,刘立军开始委托赵海峰举报张平涉嫌诈骗,并向吉林省的各级领导邮寄举报信。张平在得知被举报后,找到任省公安厅副厅长的“大哥”刘培柱,“研究”刘立军。


       刘立军当庭表示:“大约在2016年底,张平的合伙人、平安种业股东陈喜曾到我的公司找我,当时张洪涛也正好在场,对我说‘你不要再这么搞下去了,张平已经找了公安厅厅长刘培柱要研究你,到时候你自身难保,两败俱伤。’,我行得正坐得端,并没有理会他”。


       2017年初,就突然有人曾举报刘立军涉黑。当时,榆树公安局曾展开调查,并走访举报信提及的各“被害人”,其中就包括张平经营的平安种业的合伙人陈某。接受调查的“被害人”均表示与刘立军之间是正常的债权债务关系,调查结论清晰地显示,“在侦查过程中,并未发现刘立军、张洪涛采取威胁、恐吓、打骂等违法行为进行要账的行为。”


       2018年初,在副厅长刘培柱的干预下,办案机关违规立案,刘立军被整成了黑社会。而2017年参加调查的办案人员,被包装成“保护伞”。


第二步:虚假汇报,欺瞒上级



       2018年4月8日,刘立军被榆树公安局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寻衅滋事罪为由刑拘。而被刑拘后近一个月里,律师多次要求会见刘立军,均被办案机关拒绝。


       期间,刘立军的长女刘姝嘉实名向中纪委举报榆树公安局违法办案的情况,举报得到了中纪委重视,原吉林省纪委书记曾做出批示,要求办案机关公平公正,认真整改。


       领导要求公正处理的批示换来的是办案机关变本加厉的报复。办案人员违法传唤刘姝嘉,以自由相威胁逼迫刘姝嘉承认此前的情况反映系诬告,以欺瞒上级,并动用手中的权力压住合法的情况反映。


       刘立军的女儿刘姝嘉说,“2018年5月24日左右,我和弟弟刘骐羽,爱人李星在沈阳市火车站被榆树公安局办案人员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抓捕,并被带回长春市局,非法关押长达24小时。


       办案人员还用极其难听语言对我们辱骂、恐吓,说:‘小B崽子们,X你妈的,这个椅子可不是一般人能坐的,你们不是能嘚瑟吗?再嘚瑟一个试试。


       期间,我们都坐在了老虎凳上。他们给我戴上手铐、脚镣,让我在准备好的笔录上签字,让我承认之前向中纪委反映的情况是诬告,否则就要把我们拘留。我哭着和他们说我的家人不是黑社会,是被陷害的…并未得到理会。


       随后他们又到我家把现金、首饰、汽车等值钱的东西全部拿走,冻结了我们姐弟名下的银行卡和住的房子。


       2019年3月中央巡视组来到吉林省,我寄了数十封反映问题的材料,都被刘培柱压了下来。随后指派榆树公安局民警李胜强等人去我处对我采取无理由的取保候审。并说:‘本来都把你给忘了,你非让我们想起你,这是给你的警告,再不听话就抓你。’让刚刚生产的我患上了产后抑郁,多次想走上绝路,被亲戚们劝阻。”


图:刘姝嘉寄出的举报材料.png

刘姝嘉寄出的举报材料图片来源:号/刑辩前沿


第三步:威胁亲人,违法取证



       2018年10月至2019年1月,办案人员开始对案件进行突击审讯,并禁止刘立军会见律师。在突击审讯期间,办案人员以刘立军女儿的人身自由相威胁,逼迫刘立军就范。


       刘立军女儿刘姝嘉说,“2018年11月12日,中午12:58分榆树市公安局刑警队董大队长给我打电话,要求必须去见他们。当晚18点左右的董大队长时候对我说,‘你不是想知道监察委对你爸禁止律师会见的原因吗,那正好我带你过去问问’。于是当晚他们四人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把我送到了距离长春市50公里左右偏僻山村中,位置在双阳附近的大野地里。


       到达后我问他,我应该去找谁了解情况,董大队长告诉我等着,紧接着他们四人下了车,车上又上来三个陌生面孔,其中一人手拿黑色头套,让我低头配合,把头套罩在我的头上。他们开车开了一段距离就把我带了下来,来了十多个人对我进行搜身,时间长达半小时之多,当时是冷寒天,我一个怀孕6个多月的孕妇一直在外面站着。然后把我押进了一个房间,这时才把黑头套给我摘下来,我问了很多次这里是哪,他们是谁,都没人回答我。


       那是一个软包房间,两个女人看守我,房间里一张床,一个桌子,一把椅子。他们让我马上换上他们的衣服,一条黑色裤子,一件橘黄色短袖,一双黑色袜子,一条内裤。我问他们是要关押我吗,他们说是的,要对我进行留置。我问原因,他们没人说。然后我说我是孕妇,你们不能扣押我,他们说孕妇有孕妇的待遇,别说话,赶紧换衣服。我受到惊吓,肚子剧烈的痛,我叫他们带我去医院,他们说这里有医生,不用去医院。


       我痛的当时都无法站立,对他们说如果不带我去医院出了事你们谁能负责,他们说会像领导汇报申请,没过一会来了两个年龄比较大,领导模样的男人,对我说本来想问我点事情,既然你身体不舒服你就快去医院吧,给你家属打电话让他们来接你,那今天我们就不问了,你快把衣服换回自己的吧。”


       第一次开庭时刘立军当庭多次表示:“我在监察委期间,办案人员把我女儿穿着囚服的照片和视频拿给我看,和我说你女儿就在你隔壁关着,你要是配合,我们就放她走,那一刻我身为一个父亲,一个男人,为了孩子我什么都认了。我在监察委的所有供述都是在这种情况下被迫作出的。”


       庭审过程中,还有不少被告人详述了被刑讯逼供的经历,如第二被告人张洪涛。张洪涛在被从榆树押往长春的路上一直用手铐双手,期间还被拉到一个车库,,办案人员对进行殴打和恐吓,张洪涛被殴打的呕吐不止,办案民警还在一旁嘲讽地说:“哟,早上吃的方便面啊。”


图:张洪涛及家人.jpg

张洪涛及家人图片来源:号/刑辩前沿


第四步:教唆办案,捏造事实



       “被害人”均系刘立军或其他被告人的借款人。据刘立军所述,大部分借款人都是交往二、三十年的好友,其借款给他们,既是基于友情、信任,也是希望帮助他们解决资金困难的同时而获利。


       在办案人员的唆使下,这些“被害人”为了达到不还、少还、将此前还款要回的目的,纷纷昧着良心,配合办案人员歪曲事实,指控刘立军是“黑老大”。


       然而,“被害人”的证言却自相矛盾。在2017年接受调查之时,“被害人”表示刘立军没有非法讨债的情况;而在2018年接受调查时,“被害人”却改口称,借款前早就得知刘立军是称霸一方的“黑老大”,榆树市无人敢欠刘立军的钱不还,却在另一方面却毫无顾忌地向刘立军借款、赖债。


       试想,如果“被害人”真的早就知道刘立军是无恶不作的黑社会,那么这些“被害人”为何还愿意找刘立军借钱呢?为何还敢赖账不还呢?


       事实上,刘立军的借款人并不仅限于办案中所涉及的“被害人”。而办案人员在走访其他借款人时,就有借款人表示,刘立军从未暴力讨债。


       除了“被害人”之外,被告人也受到了办案人员的教唆。


       如刘立军的妻子谷林荣,其称,办案人员要求其指认原榆树市公安局副局长李建国系刘立军的保护伞。办案人员甚至还给谷林荣做工作,告知其:“你只要指认李建国是你家保护伞,就给你取保。”然而,李建国与刘立军确实没有任何来往,刘立军和谷林荣都从未见过李建国,李建国当庭也否认见过刘立军、谷林荣。


       拒绝了办案人员“诱惑”的谷林荣,虽为家庭主妇,却被指控为积极参加者,一直未被取保。


       事实上,本案诸多被告人,都当庭称不认识刘立军、谷林荣,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加入了“黑社会性质组织”,不知道自己的领导是谁,也不了解组织的纪律、层级架构,更没有参加过打架斗殴、出谋划策,却在笔录中绘声绘色地详述了组织结构,“自愿”认罪认罚。


       当辩护人问及被告人为何要承认自己是黑社会时,被告人称“黑社会要由公检法机关界定,我说了不算,当然你是律师,你管不了这事。公检法说你们是黑社会,那就是。要是我自己说了算,我早回家了,他们不放我。”


       还有部分被告人因坦言认罪是为了刑期而认罪,并不知道自己是否构成犯罪,而被公诉人威胁撤回对其认罪认罚的意见,加重量刑。


       最为荒唐的是,办案人员枉顾事实,在未经审判监督程序的情况下将刘立军包装成26年前一起故意杀人案的被告人。


       彼时,刘立军是该案的证人,配合办案机关如实还原了案件的经过,被告人安洪臣服法。26年后,办案机关捏造证词,要求当时的被告人、证人指控刘立军为凶手。


        服刑完的被告人安洪臣向刘姝嘉还原了被办案人员做伪证的经过:


       “25年前故意杀人这个事,我当年没看见刘立军动手,你都不知道现在作伪证的,第一个是当年的其中一个证人徐某某,他现在正在监狱里服刑,公安找到他,给他开出作伪证的条件是减刑,1年刑期,2年刑期对他的诱惑力多大呀,他肯定得出假证呀!第二个证人王民哲,他吸毒,他涉赌抽水,现在是严打的时候,公安威胁他,说要给他整进去待几年,他能不害怕吗?他肯定得出假证!还有一个我外甥,隋某,就是当年死者的儿子,他现在也吸毒,公安一找他,他能不害怕吗?能不给你出假证吗?领导想把这事,列为铁案!


       榆树市公安局的找到我,问我作伪证有什么要求,我说我也没有要求呀,榆树市、长春市和省里也都找我做工作了,恐吓我要不按他们说的做就调查我的经济来源,榆树市公安局也一直在打压我,但是我也得实话实说,25年前我没看见刘立军动手,就是没看见……,我现在基本都不在榆树市里,都在农村躲着,他们公安不是一般的损,那都太损了”。


第五步:舆论宣传,干预司法



       本案审查起诉尚未结束,办案机关就开始媒体上大肆宣传。


       2019年1月23日,吉林省政府新闻办举行的全省公安机关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介绍的第一起“大案要案”即是刘立军案。


       2019年2月1日,长春市纪委市监委通报的6起涉黑涉恶“保护伞”典型案件中,其中4起均为本案相关被告人。


       2019年4月3日,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刊文《聚焦吉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十大亮点工作之一——省委书记巴音朝鲁亲自调度重大涉黑案件》中,称省委书记巴音朝鲁亲自听取长春市刘立军案办理情况的汇报。


       2019年6月19日,长春市检将本案起诉至长春中院,宣传更加变本加厉。


       2019年10月14日,吉林省人民政府就对侦办刘立军一案的办案人员予以记功、奖励。


       2019年11月4日,吉林省在长春国际会展中心举办“吉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阶段性成果展”,其中就有未结案件刘立军涉黑的相关宣传材料。


       2020年1月8日,长春市人民检察院在长春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中,就提到该院正在办理的刘立军案。


刘立军案宣传材料.jpg

刘立军案宣传材料图片来源:号/刑辩前沿


       办案人员仅需五步就能把刘立军包装成黑社会,而刘立军等人离司法公正还有多少步?


       第一次庭审结束后,合议庭除一再催促律师腾出时间参加庭审以外,并不解决任何实质问题。此前,辩护人与合议庭沟通了数次,以书面、口头的形式,坚决要求调取讯问同步录音录像、调取缺失的笔录、调取价格认证相关鉴定材料,坚决要求按照《人民陪审员法》组成七人合议庭审理本案,坚决要求启动排除非法证据调查程序。


        时至今日,合议庭就如同从未收到辩护人申请一样,一步未前。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微视频|中国最土豪村“天下第一村”入股分红从30%变0.5% 华西村陷挤兑风波   被官方吹捧为“天下第一村”是中国“最富裕村庄”的江苏江阴市华西村,日前传出江苏华西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西集团”)出现“挤兑”现象,数百名村民冒雨排队兑付。有村民称,入股集团的分红从30%大减至0.5%,而引发村民恐慌。 【详细】

微视频|中国平安保险黑龙江分公... | 深圳按揭收紧严控经营贷“史上最... | 天津“最美教师”训话曝光 辱骂...

“政府安排干部起诉政府”“架空”行政案,法律原来可以这么玩“空转”?   这批诉政府案件中,开庭笔录上并没有原告的签字。这些案件完整地覆盖了大兴机场征地拆迁所涉及的两镇13村,“领导先诉”之后,群众再诉均被驳回。 【详细】

全国两会召开前 北京与地方政府... | 中国房企裁员消息不断 高管被曝... | 黑龙江债权人被判诈骗 家属指公...

相关新闻

  • 暂无相关信息!
  •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